【创建天府旅游名县】四川兴文红军第四路游击队
来源: | 作者:pmo201786 | 发布时间: 2021-04-09 | 7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兴文创建天府旅游名县 兴文石海、僰王山、洞乡大酒店、苗寨风情酒店、兴文美食、兴文苗族特色商品一条街、苗族花山节、大坝高装

兴文创建天府旅游名县 兴文石海、僰王山、洞乡大酒店、苗寨风情酒店、兴文美食、兴文苗族特色商品一条街、苗族花山节、大坝高装

2021年

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

百年征程波澜壮阔

百年初心历久弥坚

兴文红色文化厚重,是四川省革命老区县,川南早期革命的主要发源地,红军北上抗日的途经地,川滇黔边区红军游击纵队的主要策源地和转战地。

兴文有革命遗址遗迹30余处

这些地方流传着感人的故事

传承着信仰的力量

让我们再次探访这些红色印记

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

今天

我们一起来了解

兴文的红色历史

(三)

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

兴文县是工农革命军与兴文农民武装合编和战斗过的地方,是红军南六游击队的发源地,是中央红军长征一军团经过地,红军川南游击纵队曾长期迂回转战在兴文的山山岭岭,红军长征播下的革命火种,一直在兴文燃烧到迎来全国解放。七支革命武装从1928年冬至1947年秋,在兴文战斗近20年。活动区域遍及15个乡(镇),占全县乡(镇)总数的100%;村、居312个,占总村、居数的90.4%;打土豪148户(次),破仓分粮二万余担及大量财物。因此,中国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所编《中国革命老区》一书,已把兴文县纳入50%以上乡(镇)为革命老区的县(区)范围(当时兴文还未进行乡镇合并,合并后现在应该是100%)。

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

1928年春,宜、南农民暴动失败。川南特委立即转入川南山区宣传发动农民,组织农会,开展革命斗争。8月,川南特委委员袁海扬(珙县孝儿桂香榜人),和张国忠(簸峡人)、黄凤江(珙县孝儿人)、吴定扬(珙县人),在孝场“天井头”组建珙(珙县)兴(兴文)地下党支部,袁海扬同志任党支部书记,张国忠任支部联络员,吴定扬任支部委员。袁海扬返回宜宾汇报工作,宜宾县委又派郑奂如到孝场协助珙兴支部开展学运,8月29日,珙兴支部遭到破坏,支部书记袁海洋和党员彭子维在孝场吴必鼎(吴定扬)家中被孝场团防抓捕,同年10月英勇就义,党员黄凤江转移到建武学田上继续从事革命活动。同年9月,张国忠和刘元,召集李国钊、刘永吉、黄凤江、吴必鼎(吴定扬)等,在建武学田上刘元家里开会,成立了兴(文)珙(县)支部,张国忠任支部书记,吴定扬任支部副书记,刘永吉任组织委员,李国钊任武装委员。在建武、毓秀、簸峡、石碑等乡发动宣传组织了农会,各乡镇成立农会小组,农会小组长均由支部委员担任。党支部领导农会在兴文县上六乡动员农会会员打大刀、筹集经费购买枪弹,筹建农民武装。

11月,刘元、刘永吉卖掉12石祖业购买了枪弹,迅速组建100余人的农民武装,由李国钊担任队长,刘永吉任副队长,张国忠任党代表。随即李国钊收缴了石碑乡团镇王斌舟、李汉香的12支枪,立即开到珙县上罗区夺取了正在训练的冬防队的41支枪及子弹一千余发,壮大了武装。在返回建武途中,队员张义兴跌倒在粪坑中,同志们烧谷草为其烤衣服,被一个放牛娃发现后报告上罗团防,上罗团防伙同建武团,一起追击,建武农民武装在兴珙党支部的坚强领导下,退至石碑大石盘洞内坚守,与敌进行了顽强战斗,击毙了陈仲民。几天后,长宁团务局长陈子方、兴文团防指挥袁国清、珙县团务局长杨冠英等调集民团到大石盘围攻建武农民武装。

1928年秋,兴珙党支部派吴定扬、刘永吉到孝场寻找救援。与长宁革命武装领导人王泽嘉(刘元川南师范同学)取得联系,川南特委委员袁敦厚同意将队伍立即开到建武,共同打击敌人。1929年农历五月端午节,两支革命武装在建武“清凉寺”正式合并为“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”,队员600余人,王泽嘉任队长,袁敦厚任党代表, 张国忠任联络员。游击队辖五个支队,长宁革命武装为一、二、三支队,兴文农民武装为四、五支队。郭洪发、雷步云、王学勤分别为一、二、三支队队长,李国钊、刘永吉分别为四、五支队队长。刘元暂留下打入兴文县政府文教科任职,以团结改造旧职人员。合编后的游击队在建武城整训,制订革命纲领,整顿部队纪律,进行军事训练。1930年1月,陈子方带各县民团赶来攻打游击队。全队官兵在城内群众支援下,团结奋战7天7夜,击溃民团,击毙了珙县团练局长杨冠英之子。为长远发展和坚持革命斗争,川南特委决定主力上仙峰乡凌霄城创建革命根据地。中共兴珙支部随特委领导上凌霄城,与敌血战凌霄后停止活动,幸存党员立即转入中共古宋支部活动。

1930年2月初,游击队派下属第三、第四支队180余人持枪140余支进滇转黔打烟商筹集经费,王泽嘉、袁敦厚等带主力在凌霄城,创建革命根据地,同时在仙峰、五村、周家等乡镇继续宣传发动农民组织农会,打击土豪大户,筹集粮草上凌霄城,供给部队。独立团边修筑工事,边派部队下山在兴文、长宁、珙县等地筹集粮草巩固革命根据地。游击队和农会的革命行动震惊了川南反动当局。3月,四川军阀刘湘令部下旅长兼宜宾县县长沈眉荪带兵围剿。沈伙同川南各县民团约三千余人枪,于3月初围困了凌霄山,并向山上狂轰滥炸。游击队官兵在党的领导下,齐心合力,英勇打击上山之敌,将“18道拐”上的敌敢死队打得尸横遍野。敌人无奈,把王泽嘉、袁敦厚、张国忠的亲人押送到山下劝降,王泽嘉等人毫不动摇,坚持战斗。敌人劝降失败后,又收买了兴珙党支部曾争取改造的禄林武装头目田海云,抢占了与凌霄对峙的山顶,筑台架炮,居高临下轰炸游击队主要阵地。游击队顽强血战到弹绝粮尽,于6月中缒岩下山突围。当主力突围到长宁县青山乡的“48道拐”时,被敌哨发现,敌人随即从山上四面扑来,袁敦厚带小分队阻击敌人,掩护王泽嘉带主力部队突围。主力部队突围后转移到兴文周家乡蜂桶垭时,又遭庆符、高县、珙县民团阻击,队长王泽嘉、支队长雷步云、郭洪发等壮烈牺牲,党代表袁敦厚同小分队官兵也在掩护主力突围后英勇牺牲。敌人随即开展大搜捕,在兴文、珙县、长宁等县进行大屠杀,幸存党员立即转入中共古宋县党支部继续开展革命斗争。

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由1928年11月兴文农民武装组建,至1930年6月,在兴文战斗近两年,活动于兴文县11个乡(镇)、98个村,占全县原21个乡(镇)的52.4%、322个村的30.4%。击毙团总1个,乡团镇6个,收缴团枪47支,子弹1000余发;打击地主土豪16户,得粮2000余担及大量财物,分给穷苦百姓和作游击队补给;全县参加游击队约300人,其中大部赴滇、黔进行游击战。